我空降兵跳伞曾遇主伞故障 离地500米开备伞

发布时间:2015-05-04 16:22:57
我空降兵跳伞曾遇主伞故障 离地500米开备伞

我空降兵跳伞曾遇主伞故障 离地500米开备伞

资料图:空降兵进行跳伞训练

连队档案

黄继光生前所在空降兵某团六连的历史,是一张浓缩的“出征表”:

1941年4月,六连在太行山区诞生,从此在华北战场与日寇展开了长达4年多的浴血奋战。

1947年8月,连队随部整编为晋冀鲁豫野战军,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两广战役、西南剿匪等重大战役。

1951年3月,六连开赴朝鲜战场。1952年10月19日,在上甘岭战役中,六班班长黄继光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敌人的机枪射孔,壮烈牺牲。1953年4月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授予黄继光“特级英雄”称号。

1961年6月1日,六连随部改建为空降兵;1962年,国防部命名黄继光生前所在班为“黄继光班”。

和平建设时期,连队先后参加了1998年长江抗洪抢险、汶川抗震救灾等重大任务,“和平使命—2005”“砺剑—2013”等重大演习任务。

连队19次荣立集体三等功、11次荣立集体二等功、4次荣立集体一等功。1991年5月、1998年9月、2009年8月,空军分别授予该连“空降兵模范六连”“抗洪抢险先锋连”“黄继光英雄连”荣誉称号。2013年8月,中央军委授予该连“模范空降兵连”荣誉称号。

60多年前,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黄继光舍身一跃,用胸膛堵住敌人枪眼的壮举,感动和激励着无数中华儿女。

60多年来,一次次砥砺,一次次锤炼,在黄继光生前所在连,英雄精神代代相承。

穿越历史的时空,英雄的战旗依然鲜红。新春将至,记者走进“模范空降兵连”,探寻代代相传的红色基因,感受新时期英雄传人的情怀和风采。

关键词:血脉传承

“黄继光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战神’”

历史回眸:1951年6月18日,部队在驻训地召开“抗美援朝出国作战誓师大会”,开展签名活动。看到首长和战友们在战旗上签下自己的名字,黄继光被深深感染。他虽然不识几个字,但在部队也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于是,他咬破指头,用鲜血一笔一划地写下“黄继光”三个字!

“晚上为你接风。”副连长朱明清晰地记得,他来连队报到的第一天,指导员钟林如是说。

到了晚上朱明才明白,此接风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接风”。

他被请到连队荣誉室。荣誉室里,记载着老班长黄继光的壮举。

用讲连队荣誉和传统的方式,为每一名新到连队的官兵“接风”,这是六连的传统。

“黄继光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战神’!”朱明骄傲地说。

只有血脉相承,才能薪火相传。60多年来,无论六连人员如何变化,黄继光英雄精神一直是励志铸魂、凝神聚气的传家宝。

六连的优良传统还有很多。每天晚点名,呼点第一个名字“黄继光”时,全连官兵大声齐答“到!”曾任六连指导员的张凡说,第一次听到呼点“黄继光”时,浑身热血沸腾、激动不已,好像老班长就在身边。

然而,来自大城市的90后战士郑瑞宇,刚开始却对此不以为然。

指导员钟林看出了他的想法,有意安排他担任荣誉室解说员,一次、两次、三次……随着解说次数的增多,他慢慢陷入思考。

和很多新战士一样,到连队几个月后,郑瑞宇就把明星偶像相片,悄悄换成了英雄黄继光。

如今,郑瑞宇接过上任班长彭江林的接力棒,成为“黄继光班”第36任班长。

去年,在一次紧急战备空降中,郑瑞宇着陆后,迅速向预定区域集结时,单兵接收机里传来连长的呼叫:“黄继光”。

郑瑞宇刚想答“到”,却猛地反应过来:这不是连队点名,老班长的名字只是此次行动的联络代号。

英雄精神,已在不知不觉中融入血脉。

关键词:血性培塑

“不书英雄榜,便涂烈士碑”

历史回眸:1952年10月,上甘岭战役打响。10月19日,在反击597.9高地的战斗中,年仅21岁的黄继光在身上7处受伤、左腿被打断的情况下,拖着血肉模糊之躯英勇堵住枪眼……战斗过后,战友们发现,英雄在火力点前,留下一条10多米长的血路。

去年9月,一场全军性规模演习。一米八的六连现任连长张宇第一个站在机舱口。

舱门打开,冷风疾灌。官兵们即将执行的是被称为伞兵“死亡地带”的低于300米超低空跳伞。今天的风跟往常明显不同,风速超过12米每秒!

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么大的风,跳伞很可能受伤。

“如果这是真实的战争,我们能不跳吗?”张宇将自己跳伞座次调整到第一位。

临跳前5分钟,他带头唱起了连歌《特级英雄黄继光》。顿时,机舱里豪气升腾。

跳!跳!跳!……官兵个个风中降、空中飘,尽管降落时不少人或被强风拖拉,或被旋风卷起来又摔下,但人人不顾安危,快速集结突破,跨壕沟、穿铁丝网,勇猛扑向“敌”阵。

落地瞬间,张宇摔伤了。

医院里,家人心疼地问,这样做值不值?张宇回答:“如果再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依然会义无反顾。通过这次训练,以后再碰到这种天气就知道该怎么跳了。”

“不书英雄榜,便涂烈士碑”,抗美援朝时的誓言,至今仍在官兵之间口口相传。

受命之时则忘其家,临阵之时则忘其亲,击鼓之时则忘其身。六连在党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总是义无反顾、挺身而出——

汶川抗震。当地景区欢乐谷瞬间变成了“灾难谷”,沿途大面积塌方,余震不断、乱石纷飞。群众受困,灾情紧急!

六连立即组成小分队挺进营救。排长朱磊带25名党员骨干组成“敢死队”,冒险翻越10多座山头,奋战40多个小时,成功解救了被困孤岛6天6夜的受灾群众。

官兵人人身上“挂彩”,他们则引以为豪:“伤疤是军人的军功章!”

关键词:血汗浇铸

“只有平时往狠处练,才能打赢明天的上甘岭”

历史回眸:刚分到连队,黄继光没有想到自己当了个通信员,打心眼里不情愿。当听连长说通信员和打冲锋的战士一样,摸爬滚打样样都得会时,黄继光乐了。于是,他一有机会就向战友请教,冲锋枪、手榴弹,各式武器他都学;通信技能、战术技巧,各样技能他都钻,练就了“十八般武艺”,成为连队第一个入团、第一个立功的战士。

指导员钟林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这个标准不行。”

钟林是六连土生土长起来的军官,看似身体单薄,却拿过空降兵部队营连主官五公里越野第一名,还是个有名的“神枪手”。

第一敢争、红旗敢扛,六连从上到下都鼓着这股劲。

一次准备大比武期间,白天高强度训练之后,晚熄灯前一泡脚,许多官兵脚掌上起了一层皮。

“只有平时往狠处练,才能打赢明天的上甘岭”,这句话让战士黄华午刻骨铭心。

去年3月,某地空降场上空,新伞型跳伞演练正在紧张进行。

一声令下,战士黄华午蹿入云雾。

700米,600米,500米……

“不好,主伞没开!”黄华午耳旁呼呼生风,急速坠落!

“打开备份伞!”地面指挥紧急呼喊。

黄华午迅速伸出右手臂,顶着劲风,瞬间拉出飞伞手柄,与主伞迅速分离。

身体后仰,他又快速拉开了备份伞手拉环,抓紧伞衣向正前方全力抛出,短短3秒钟时间内,几个动作一气呵成。

伞“嘣”一声打开了,黄华午化险为夷。

空中的成功处置,源于地面上几千遍的苦练精练。

刀在石上磨,兵在苦中练。雨雪交加之夜,狂风迷雾之中,他们上高原、下海岛,穿丛林、闯沙漠,无数次挑战极限。多年来,创下空降兵历史上16项训练纪录。

关键词:血肉相连

“经过淬炼的战友情,是一种坚不可摧的力量”

历史回眸:1952年10月14日凌晨,已担任营部通信员的黄继光和营长行走在战地前沿。突然,只听“呜”一阵响,飞过来一排炮弹。黄继光急忙把营长压在身下。“刚才这样做,对你有危险。”营长爱怜地说。“我是个通信员,职责就是要保护好首长。”黄继光回答。

去年7月,一次升空跳伞训练正在进行。

半空中,中尉伞训长刘杰与战士胡家宾突然撞到一起。两伞相插,伞衣失效,大地迅速向他们扑面而来!如不及时处置,将危及生命。

紧急关头,刘杰果断抽出伞兵刀,“嗖嗖嗖”割断相缠的自己3根伞绳,将战友迅速推开。伞重新打开,两人最终都安全落地。

下来后,两人紧紧相拥!

“经过淬炼的战友情,是一种坚不可摧的力量!”六连官兵感同身受。

去年底,“黄继光班”第35任班长、上士彭江林光荣退伍。来自黄继光故乡四川省中江县的彭江林,数不清拿过多少次比武第一名,收获奖章一大摞:一等功、二等功,还有2005年参加中俄联演俄罗斯国防部长授予的荣誉勋章……

十二载弹指一挥间,彭江林心潮澎湃。和战友们一起摸爬滚打、战斗生活的岁月历历在目——

记得2008年参加汶川抗震救灾时,他猛地发现,老人杨建春正在一堵即将倒塌的危墙下拿东西,立即奋不顾身扑了过去。

“轰隆”一声,墙倒了,厚厚的土坯把两人埋了进去,战友们拼命扒开层层土块,把受伤的他抬出来。他救了老人,战友救了他。

记得前段时间,在医院卧床养伤的连长张宇自拍一段视频,寄回连队,对即将退伍老兵所说的句句真心话,让他眼眶湿润。

“我们也要祝福连长。”对着镜头,彭江林带着全连战友喊出心声:“连长,你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

血肉相连军中爱,时时处处看出来。因为爱,英雄的战旗更加鲜艳、高高飘扬!(记者 滕晓东 特约记者 林鸿观 赵启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