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明我妈是我妈”咋就这么难

发布时间:2015-04-18 11:49:40
“证明我妈是我妈”咋就这么难

陈先生一家三口准备出境旅游,需要明确一位亲人为紧急联络人,于是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可问题来了:他需要提供他母亲是他母亲的书面证明。可是,陈先生在北京的户口簿,只显示自己和老婆孩子的信息,而父母在江西老家的户口簿,早就没有了陈先生的信息。有人指了一条道:到父母户口所在地派出所可以开这个证明。先不说派出所能不能顺利开出这个证明,光想到为这个证明要跑上近千公里,陈先生就头疼恼火:“证明我妈是我妈,怎么就这么不容易?”(《人民日报》4月8日)

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大话西游》里的这句经典台词,揭示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是人都有妈。可现实中你要证明你妈是你妈,你说了不算,得靠一纸盖着公章的证明。为了这张证明,你得跑断腿。

类似的奇葩证明还有:为了找份工作,你得开自己没犯过罪的证明;为了首套房贷款利率优惠,你得开无房证明;为了生孩子,你得开自己没生过孩子的证明;为了领退休金,你得开自己还活着的证明……据此前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出示的一份“人在证途”画卷,目前我国老百姓日常需要办理的各种证件、证明多达103个,“中国人的一生不是在办证,就是在办证的路上。”

令人头疼的不仅在于需要办理的证明之多,还在于办证之难,有些证明你跑断腿也未必能开得到。各职能部门之间互相推诿,经常让上门办证的老百姓找不着北,本人就遇到过这样的烦心事——为办居住证需要回户籍所在地开生育证明,居委会说要到街道计生办开证明,到了计生办却被告知没有居委会的证明我拿什么给你开证明……这简直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永恒诘问。

按理说,公民的户籍、生育、购房、信贷等各种信息,有关部门早就登记在册,类似谁是谁妈、谁生了几个孩子这种事情,若一定要开具证明,只需各职能部门之间相互核实即可,哪里用得着公民自己东奔西跑?在信息化时代,各职能部门之间实现公民信息共享,在技术上完全不存在问题。诚如《人民日报》所言,“让数据多跑路,让百姓少跑腿”,信息化早就为现代社会治理提供了这样的可能和便利。

说来说去,多如牛毛的办证不是因为什么“技术壁垒”,而是某些职能部门与办事群众之间始终存在“态度壁垒”。老百姓上门办证,职能部门本应尽可能提供方便、快捷的服务,可现实中屡屡演变成对群众的反复刁难,这一方面说明某些职能部门工作懈怠、推卸责任的积习难改——要审批的事项太多,可谁也不愿担责,你开的证明就是你的责任,免去了我应该承担的信息核实之责;另一方面也表明,目前行政审批事项仍旧过于繁琐,动辄要求办事群众开这证明那证明,而有些证明完全没有必要开具,徒增职能部门工作压力和群众负担。

老百姓办证多、办证难的背后,还隐隐存在着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利益关系。现如今很多行政收费项目取消了,但不少公章的逐利冲动依然存在,虽然不能明着收费,可暗地里还是想宰上一刀。新闻中的这位被要求“证明我妈是我妈”的陈先生,最后靠“向旅行社交60元钱”解决了证明难题——不必费心去猜测这60元钱最终去了哪里,总之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肯花钱,再难办的证明也能分分钟搞定。街头“办证”的生意如此红火,甚至有时还能帮你办到盖着有司公章的真证,原因大概就在这里吧。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