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001_1262

发布时间:2019-12-24 13:43:04
实地调查:追星背后的信息贩卖链

近年来,多位明星在公开场合斥责贩卖证件、手机号码、航班、行程等信息的行为。

杨幂曾在2017年7月30日晚上发微博称自己的信息被泄露,呼吁保护个人隐私。刘涛也曾在10月发微博爆料,不仅自己的航班信息被泄露,更有其他大量明星身份信息被贩卖,并呼吁有关部门可以加强管理。随着娱乐产业的发展,粉丝们对于偶像的追捧更加热烈,他们已经不仅仅满足于明星演唱会、见面会,还会通过不同渠道获取偶像的行程信息,接机、围堵、追车已成为追星常态,粉丝对于偶像信息的需求使得一条追星利益产业链逐渐滋生。

50元就能买身份证号

记者根据网络上传播的方法,找到了一名贩卖明星信息的卖家,在添加了对方的微信之后,记者发现,该卖家的朋友圈展示了各大明星的近期航班号、酒店、身份证号、住址、手机号、游戏账号等隐私信息,价格从几十到几百元不等,并且在交易时,为了保险起见,会经常以缩写代替,比如在交易过程中,"身份证"会以"sfz"代替。记者花费50元购买了某位明星的身份证号后,按照卖家所教的方法查询到了该明星的航班号,并在隔天得到了证实。并且该卖家还表示常年招收代理,据了解,买家只需缴纳一定的代理费,就能以最低价买到所有明星的身份信息,然后通过再次贩卖,赚取差价,通过晒出的截图可以看出,不少买家加入代理,以此获得可观的收入。

记者发现,该卖家朋友圈显示,除了贩卖明星的信息,还承接粉丝刷关、拍图,这些都是基于明星个人信息被贩卖后而衍生出的业务,价格通常在百元以上。据了解,"刷关"是指粉丝得知明星航班信息后,购买相近时间段的机票,过了安检之后,和明星一起候机,当明星登上飞机后,再出安检退票,算下来只需要承担几百元的退票费。而这些卖家所提供的"刷关"服务,则是为粉丝提供假的电子登机牌,并不用真正购买机票,利用系统漏洞,安检时同样不会被检查出来。"拍图"则是指当一个明星拥有流量之后,粉丝们会为他开站、拍图,这些图片不同于官方发布的图片,多是明星日常生活、参加活动时的独家照片,当有了市场需求后,"代拍"随之产生,这些"代拍者"通常活跃在各大机场、演唱会现场、活动现场,通过拍摄明星们的高清照片,贩卖给粉丝或者粉丝站,增加明星的曝光度。

隐私泄露带来严重危害

对于为何会想要购买明星信息,拥有十年追星经验的小陈告诉记者:"一开始不知道可以购买身份证号和航班号,接送机也是这几年才流行起来的,每次看到其他小伙伴能去接送机很羡慕,于是在网上搜了一下才发现有渠道可以购买,这样做也是想离偶像近一点,我每次去接送机能给偶像带点小礼物、说几句话就很满足了。有一次在机场人太多,我被人群挤摔倒了,还是偶像的经纪人把我扶起来的,感觉很开心、很值,目前接送机已经将近100次了。但是据我了解,确实也有粉丝在购买了信息之后再高价贩卖的,我觉得这样的做法就不是真粉丝了,真粉丝对于这样的行为还是很抵制的。"多位明星都曾在公开场合对个人隐私被泄露表示深恶痛绝。鹿晗曾经发微博痛骂黄牛带着粉丝追车导致车祸影响人身安全;杨坤也曾指出遭到某位粉丝跟踪、蹲点。

明星隐私被泄露不仅会给明星本人带来困扰,同时也会扰乱公共秩序,浪费民航资源和警力,增加安全隐患。今年5月份,一条"粉丝追星导致航班延误"的新闻在网上引发热议:20多名狂热粉丝为追随偶像,大闹上海虹桥机场,他们不仅堵在登机口疯狂拍照,甚至等不及验登机牌就冲进机舱,从经济舱到头等舱,秩序一片混乱,最终导致航班晚点两个小时才起飞。

根据数据显示,以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为例,去年有记录的"粉丝警情"就达20起,粉丝规模都在50人以上。早在2015年,国内某知名偶像团体现身杭州萧山机场时,就因粉丝数量过多,机场玻璃被挤碎,有人还因此被划伤腿部。

针对粉丝接机扰乱机场秩序,中国民用航空局就在今年7月11日发布了"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中指出,因为近期"粉丝跟机"、"粉丝接送机致航班延误"等现象影响了正常的工作及治安秩序,要对此加强管理。并且,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公安局关于维护民用航空秩序保障航空运输安全的通告》规定,机场内禁止堵塞、强占、冲击值机柜台、安检通道及登机口(通道)等11种行为,违反相关规定的,公安机关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安全保卫条例》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追究刑事责任。

某男星现身成都 , 数百名粉丝接机场面混乱

现实维权困难重重

对于这些隐私信息是如何泄露的,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表示,很难确定这些信息来源,因为渠道范围太广,包括航空公司、票务代理公司、经纪公司等能够接触到明星信息的公司或者机构,甚至各类在线平台、商家都能够获取一定的信息,包括手机号、身份证号、出行记录等等。

8月3日,深圳检方通报一起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案件,深圳某航空服务公司副总经理及网管员,通过出租可以登录航空公司售票系统的账号牟利,导致合计近500万航班信息泄露,更有购买账号人员以此查询明星等出行信息,涉案4人分获11个月至1年6个月有期徒刑。民航局发布的通知中第一条就指出,要严格内部人员管理,防止泄露知名旅客的行程信息。要进一步强化保密意识,加强保密教育,签订保密协议。

另一方面,个别经纪公司为了增加明星的曝光度,有意将明星信息贩卖给黄牛进行网络兜售,组织粉丝到各大机场接送机,甚至自掏腰包、雇人接机,从而为明星们带来流量,为明星之后的商业代言合作铺路。

对于明星隐私被泄露,《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四条明确规定,消费者享有个人信息依法得到保护的权利。该法第二十九条则从经营者责任角度,明确了经营者收集、使用、保护消费者个人信息的规则。对于在网络上公开发布广告,兜售明星身份信息、招揽生意,属于出售个人信息的违法行为。

按照《网络安全法》规定,出售个人信息的犯罪行为视情节轻重,可被判拘役、3年以下或最高7年有期徒刑。在网上公开违法销售大量明星信息,已涉嫌非法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而买方明知是通过非法途径获取的明星隐私,属于知法犯法,侵害了明星的隐私权。

明星航班、隐私数据泄露屡见不鲜,尽管有相关法律规定,但由于信息来源难以查处,只能关注到贩卖者个人,无法深挖出产业链条上的所有违法者。对于没有严重到构成犯罪的泄露行为,行政处罚依据不足。邱宝昌表示,由于违法成本较低,维权成本很高,所以对于从根本上治理个人信息贩卖来说困难重重。想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加大协同共治,完善法律体系,行政部门加大管理力度,执法部门也要严格执法,切实保护消费者信息,对涉及个人信息的机构、组织进行监督。

推荐阅读/观看:高新技术企业申报 https://www.whrdpx.com/gqsb/